献给每三个精神病患

2019-09-25 07:20 来源:未知

庸人止步!

凌晨一点二十三分

很少写影评,这部电影其实也算是莫名其妙的让我有所期待,其实我很少对商业电影或者说对天朝电影有所期待,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部电影的名字和预告后我就有了一种难以遏制又莫名其妙的欲望,我不清楚是因为预告片的节奏和剪辑带来的吸引还是仅仅因为电影的名字,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这是我想做的,而且最后也没有让我失望,尽管我对剧情充满了一万个逻辑上的吐槽但是这又何妨,他说出了我想说的所有。而相比于上一次十分期待的贾樟柯的<天注定>,我觉得对我而言,尽管电影的表现手法大不相同,但是结果与观感却是天壤之别。

我一直觉得婚姻是一种对峙状态,多数人认为通过婚姻可以稳定爱情或升华爱情,但其实我认为只是相比于不确定性的未来选择了更简单的对峙 ,对峙就是你来我往地见招拆招,这比面临不确定的深渊要轻松得多。而对峙的基础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心之壁,子非我,你就不能明摆地理解我的行为,言语的理由。(如文中所说,丈夫责怪妻子大吼大叫,丈夫是爱妻子的这应该无需质疑,但或许丈夫今天工作很累很烦,看到妻子这样就控制不住情绪,而且孩子说出的这种话在妻子和丈夫的心中重量是不同的。丈夫无法体会到妻子刨腹产疤痕被孩子厌恶的痛苦,无法理解最亲最爱的人觉得她不美是有多么心寒,尤其是这是女人为家庭付出的代价。这就是心之壁,人与人之间无法逾越的绝对高墙。)猜疑,忿恨,失望,寂寞,痛苦等都源于心之壁。

首先,我英语不是很好,四级都不一定能靠自己过,甚至我自己都不确定我之前用键盘扣出来的的这句英语是不是有语法之类的毛病,因为我从来都很厌恶这些义务教育中我不擅长但是又必须去学的东西,但是,我真的想不出,也找不到比这句英语更贴切的可以用来形容我想表达的具体意思的句子。

但正因为人与人不能一眼看穿对方,所以这才给人提供了逃避不确定性深渊的途径。人不清楚未来是如何的,不清楚人被抛入世界应该做什么,所以人显得彷徨,恐惧,为了摆脱这种不安感,人们转向对峙。对峙实在是太过于简单,无非是双方互抛出对一件事的观点,然后试图说服对方或直到一方让步为止。见招拆招,兵来将挡 水来土掩,我只需要陈述了自己观点我就把决定权抛给了对方,这是一种相对的逃避方式。

yo do or yo want to do,如果说,动物本性就是电影中的那句台词。,正如我们每一个人在每一时每一刻所展现出的那样:“我想做的和我现在正在做的‘’,正是这种无穷无尽的意志永动机在推动着每一个生物在时间的河流中滚滚向前,从而达到不断的自我繁衍,不断的争抢有限的自然资源或者说社会资源,从而获得更有利的生存条件与生存空间。

选择了婚姻这种对峙方式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失望。热恋中的男女眼里只有彼此的好,对于自己不太能接受的观点思想都能轻描淡写地忽略或暂时妥协,因为他们是疯狂的,不理智的。但婚姻就如同一场严肃的辩论赛,双方已经落座,不同的观点和思想必须要挨个分析解释,你想妥协都不行,因为如果你一直妥协,那么这场辩论你就输了。你输了就会觉得很别扭,认为自己在婚姻中处于被动和劣势地位,感到受辱,会认为自己对不起自己,自己对自己失望(这和热恋时的妥协完全不同,人在热恋中妥协自己会欣喜,会认为我已经表明了我的不同意见,但我妥协了,我为了咱们两人的关系和睦做出了牺牲,我有道德优势,你欠我的)。但转过头来,如果你乘胜追击,刨根问底,完全弄清了对方的思想观点,你最终会发现:哦,原来他是这样一个人,我之前真是瞎了眼。你对对方感到失望(毕竟由于热恋时自己选择性忽略了对方的缺点,这就是代价)。这种失望是必然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而作为我们, 人 ,所谓万物的灵长,在历经千万年的进化之后从而顺利的站在地球食物链绝对顶峰的唯一生物,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像窦唯的高级动物中所说那种高级动物一样拥有复杂情感的区别于一般普通动物的动物。我们与其他的动物的根本区别又在于哪里呢?是我们拥有更大的脑容量?是我们有更好的团队协作能力?是我们克服了动物本能从而学会了使用火?是我们可以让工具成为肢体外的衍生以达到突破肉体限制的非自然进化?这些都对,但,更重要的是,我们,也许并不是只会或者说只能在yo do or yo want to do之间做出绝对的选择,就像影片中的小丑和主角所说的那样:我可以有我的道,我所坚守的,我所信奉的,也许我有病,也许你们都觉得我有病,但是我无所谓。

所以,在婚姻这场对峙中,你选择妥协忍让,最终过不了自己这关,之后你会无法忍受自己的软弱,变得讨厌自己,讨厌彼此之间的这种联系;你选择深究,做一个有主动权的人,你会对对方失望,揭开你亲手为他戴上的美丽面纱,看到一个庸人的真容。

I want to be and i must to be. 为什么人会有精神疾病?抑郁症?分裂症?我不是心理学专业毕业的,我甚至不清楚我所说名词的是否准确,但是我知道:我有病,或者说,我曾经有病。作为一个资深的完全愈合病患,我以前并不清楚我为什么得病,甚至现在的我都已经记不清有病和发病时的感受,反正很难受是没错了,有多难受?我想我形容的再好再贴切你也感受不到。

但我并不是一个极力反对婚姻的人,毕竟婚姻算是人生命中几大喜事之一。我只希望人选择婚姻不只为了逃避不稳定性和孤独。对于能够预见婚姻中的种种必须要面对的苦难,慎重考虑后勇往直前的人,我表示由衷的祝福。

但是现在的我觉得人有病也许是因为外界环境要求你做的和你想做的之间产生了无法弥合的冲突,现实告诉你你必须成为这样的人你才能在这个环境中更好的适应与生存下去,但是我的内心告诉我:"我从我的内心深处拒绝这样的妥协",也许这个妥协是对的,也许这个妥协是符合现实的,也许这个妥协可以让我更好的活下下去,但是我拒绝。于是内心的我和表面的我在我完全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开始产生了无法弥合的分裂,我开始焦虑开始痛苦开始陷入无法言语的自我思想折磨和无限循环,我不知道原因,我也无法有序思考,因为我很痛苦,我的思考被我的痛苦所阻断,在我和我想知道的真相与源头之间隔了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而我自己已经伤痕累累。在现在的我看来,当时的我并不知道的是:也许只要我回过头,让我必须去做的和我想做的达到完美的重合,我就能从这种无限循环中达到自我解脱,但是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了,我还是我吗?我很庆幸,我没有选择回过头去成为一个只懂得我正在做和我想要做的低级动物,我选择了翻过那座充满泥泞、举步维艰的高山。这段文字,也许没有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很难理解,但是我想,不管你看没看懂里面的烧脑剧情,但是只要你能看明白这部电影的 起因,经过,结果 ,那你也许就能看懂我说的这段话的意思和那座所谓的高山到底指的什么。同时,我并不认为那些在到达顶峰前就敢于擅自结束自己生命的灵魂是一些怯弱而自私的被淘汰者,他们其实才是真正的勇者,我们只是选择了服从自己无法逾越的求生本能。

来吧,高级动物们,来看看你们的四周,那些杂乱无章到处插队的人群,那些双眼充满血丝却从不反省自身问题只会在言语上攻击强者的弱者,那些稳坐在高台之上藐视一切却双手沾满鲜血并且为此洋洋得意的胜利者,那些满嘴谎话且通晓大众心理学并自以为控制了一切言论的自诩为正义却在私下数钱数的手软的媒体人,那些只懂得在我想和我正在做之间做出选择的不停被鼓动却自以为明白的无脑键盘侠。

在这个现实之中的无处不在的动物世界里,在你想成为和你必须成为的人之间,做出你必须做出的选择吧!

you want to be or you must to be,你选哪个?

最后,请记住,我有病,或者你们认为我有病,虽然我也很明白,作为个体的我可能最后会在我的道路上走向不可避免的自我毁灭,但是,我不在乎。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空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快三人工计划精准版发布于电影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献给每三个精神病患